爾時,文殊師利語彌勒菩薩摩訶薩及諸大士、善男子等:如我惟忖,今佛世尊,欲說大法,雨大法雨,吹大法螺,擊大法鼓,演大法義。諸善男子!我於過去諸佛,曾見此瑞,放斯光已,即說大法。是故,當知今佛現光,亦復如是 ... 次復有佛,亦名日月燈明;次復有佛,亦名日月燈明;如是二萬佛,皆同一字,號日月燈明;又同一姓,姓頗羅墮。彌勒當知,初佛後佛皆同一字,號日月燈明,十號具足,所可說法,初中後善。
2020-01-30
   



    爾時,文殊師利語彌勒菩薩摩訶薩及諸大士、善男子等:如我惟忖,今佛世尊,欲說大法,雨大法雨,吹大法螺,擊大法鼓,演大法義。諸善男子!我於過去諸佛,曾見此瑞,放斯光已,即說大法。是故,當知今佛現光,亦復如是,欲令眾生咸得聞知一切世間難信之法,故現斯瑞。
  諸善男子!如過去無量無邊不可思議阿僧祇劫,爾時有佛,號日月燈明如來、應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間解、無上士、調御丈夫、天人師、佛世尊,演說正法,初善、中善、後善,其義深遠,其語巧妙,純一無雜,具足清白梵行之相。為求聲聞者,說應四諦法,度生老病死,究竟涅槃;為求辟支佛者,說應十二因緣法;為諸菩薩說應六波羅蜜,令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成一切種智。
    次復有佛,亦名日月燈明;次復有佛,亦名日月燈明;如是二萬佛,皆同一字,號日月燈明;又同一姓,姓頗羅墮。彌勒當知,初佛後佛皆同一字,號日月燈明,十號具足,所可說法,初中後善。
 
為求聲聞者,說應四諦法,度生老病死,究竟涅槃;為求辟支佛者,說應十二因緣法;為諸菩薩說應六波羅蜜,令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成一切種智。
    聲聞者即是受到世間疾苦,為求清靜解脫而修四諦法之修行者,何謂四諦法?   
  • 苦諦:生、老、病、死、愛別離苦、怨憎會苦、求不得苦、五蘊熾盛苦。
  • 集諦:無明意識由無始劫以來慢慢的累積,由六根對六塵,當根塵交織,自身的無明即動亂,而無法當下意識澄澈,不得自淨其意,無明則植入了末那識,而後進入阿賴耶識,倘若如此,則病入膏肓,實難救之。
  • 滅諦:即是有餘涅槃和無餘涅槃之別,狹義的滅,不聽不聞,根對塵不受、不觸,自然不會植入無明種性因,雖然斷滅諸境則不植入無明種性因,但同時亦將能作用的本心本性關閉了,好比買了一台數百萬元的高精密電腦,卻因害怕病毒,不敢連接網路,只用來計算5+8=,失去設計者最原先的科技美意,反觀我們在修行不也一樣,一部道所賦予無價的寶藏—大腦,只用來學人世間簡易數學,卻因害怕植下無明種性因,關閉連接這外在一切色塵的電路,不也是相同之理?若修行者修斷滅法,將能作用成就菩提的種性智皆斷滅,累世以來的那些無明意識,在六根六塵止息時,真能當下澄澈嗎?答案是:不會的,因自身中所含藏的無明種性因是不能壓抑的,依然發現自己還是受到諸境之苦所牽絆阿。此還是有餘涅槃,終究再往返娑婆了業債,唯有真正了解識的作用,將自身無明種性因之病毒轉為正電子,才是真真正正的了達自性無餘涅槃,否則再強的防火牆,終究擋不住一直進化的病毒,無明意識作亂。但要如何做,才能身立紅塵,心處佛國呢?又如講師講道:「修行,欲修在塵不染塵易,欲修與塵同光難。」的確如此,如同公案記載,從禪師與信徒對話中,不難明白「道」非修非不修,其尊貴乃在如何正行內在的真性才是最重要的。
  • 道諦:當了解識的作用後,明白水能載舟,亦能覆舟,正使之,才能真正與道同風,了解道的真諦。
              ─  苦諦-世間苦果   │ 
     │             │─ 世間因果 ­­­­­­­­­­­
     │    集諦-世間苦因    │
 四聖諦 — │          
     │    滅諦-出世間樂果 │
     │             │─ 出世間因果
      ─   道諦-出世間樂因 │ 
 
    所以在人世間體認苦痛,而後修行,明白乃是累世集結的因造就的果,將會因成果報還自身,因而勤修斷滅諸因,來日依然諸果還受!若世人能了悟自身之道,不離世間的觸目遇緣,皆是成就自身菩提。
    但只是世人不明白世尊苦心,以世智辯聰去揣測,自然邪師過謬了,如今我們末世眾生,在兩位菩薩帶領,能有一個正確的道路,耶穌說:「我是道路、我是真理、我是生命,若不藉由我,沒人能到父那裡去。」,祂說的「我」是我們自性裡的真我,不是耶穌亦不是聖母、聖父,耶穌以簡潔的「我」字,道盡生命真諦,如果自己不靠自己去體認生命真諦了解大道,即使知道再多的理論終究還是理論,終其畢身精進修行,依然永遠無法實現恢復自性如來實相的契機,耶穌沒說過祂能渡化眾生,世尊亦說自性自渡,師父引入門修行靠個人,如六祖大師曰道:「迷時師渡,悟時自渡」,別因方便品好用而執住,修行者當了解方便品乃是初學或根基粗淺暫時的方便法門,如山腰涼亭為體能較弱或剛學登山者而設,然而,涼亭終究不是目標一樣的道理!因了解方便品後的真實意。因此佛才再說十二因緣法,我們會發現,沒有巧合,所有我們所稱的方便品,事實上都是要我們了解識,換句話說每個方法都是成佛的一條道路,是眾生自己用自己的見解,斷了通往真理的道路呀。
 
    世尊為菩薩解說應行六波羅蜜,此六度波羅蜜:布施、持戒、忍辱、精進、禪定、般若,能度慳貪、毀犯、嗔慧、懈怠、散亂、愚痴!上根者,雖身立紅塵,無論是享天倫之樂,還是償還前宿舊業債,自身的本覺真性皆不迷昧,因此身立娑婆,心處佛國的超然情懷,不受境上所惑,因此,自身智慧般若常明,與凡夫有別,凡夫雖然亦俱足實相般若之智,然而凡夫的智慧則忽暗忽明,而性德不明的時間更長久。
    世尊教導上根基者,若能行自身六度波羅蜜,使自身中的含藏識所植存貪、嗔、慢、無明、見、疑唯識所含藏稱為六根本煩惱,上根基者能正使自身六根本煩惱為自性菩提,而得正等正覺的般若實相,如心經:「照見五蘊皆空,度一切苦厄」,世人之苦全來自妄心而苦,若能回到心王之處,即是本心,自然能成就如來藏裡一切種智。
 
 
次復有佛,亦名日月燈明;次復有佛,亦名日月燈明;如是二萬佛,皆同一字,號日月燈明;又同一姓,姓頗羅墮。彌勒當知,初佛後佛皆同一字,號日月燈明,十號具足,所可說法,初中後善。
   
    亦名日月燈明:
    
日月意思是「道」,日為白天,月為晚上,就像太陽東升西落這是道的自然性,是白天先到還是晚上先到,兩者之間很難說這個問題,這是道的運轉因為「夜」必須要存在,因為黑夜也要養活很多天地萬物也包括人,例如:人只要連續一個星期晚上不休息,身體會很疲憊,身體會不堪負荷就會生病,晚上夜氣屬陽然而自身這個身體則反之,白天因為「心」活躍,對色身而言白天屬陽,晚上屬陰,色身是地水火風四大假合和合而成屬陰,自身靈性屬陽,例如陽在白天時色身活躍是由「心」來掌握它,就像一早起來精神飽滿活力充沛是昨夜一夜好眠,假使通宵達旦怎麼可能會有好精神呢?不管你是工作多有成就、或是公司老闆,不懂照顧身體而違反自然性法則,生命從此處失去其性光,藉喻日月燈明即是自身之「道」,在白天當中可以讓「心」活躍,在夜晚時讓色身可以歇息,如果晚上沒有讓身體好好的休息,第二天精神不濟,一個星期下來人豈能存活,這裡日月燈明意指是讓生命繼續存活下去。
 
    如是二萬佛:
    
所指的是白天與黑夜之意,皆同一字,所以「號日月燈明」,直接用來稱日月燈明。
 
    又同一姓:
    
指的就是曰為「道」之意思,在我們自身當中亦有道,「姓頗羅墮」,「頗」是天堂,意指喜悅、快樂,「羅墮」是地獄意指「姓」,天堂與地獄同合在身中,圓覺經云:天宮地獄同一淨土,天宮、地獄全由此心念演化而生,既然心能成佛,亦能輪迴六道不已,修行貴在這念心,如白天黑夜也在自身中,日月也在自身中,二萬佛也在自身中,猶如白天與黑夜在色身同時在正作用。
 
    彌勒當知,初佛後佛皆同一字:
    
世尊所慈悲的圓覺經「愚痴智慧通稱般若」,我們都知道世尊所說智慧不等於般若,愚痴智慧通稱般若,般若是我們的妙明本體是大作用力,也是道的實相,因為黑暗與光亮它是相同的空間,燈關掉空間不會不見,世人不了解而被眼根蒙蔽而見不到真如實相,自身中的無明行識,的確被這個相所左右了,世尊說愚痴智慧通稱般若,世人為何不能通稱般若呢?因為世人不了解自身真如實性,原來自身當中有無數佛也就是我們的無明眾生,談到這二萬佛,萬在數字當中是多到不可數,在自身當中有無數萬佛這裡只是用二為代表,所以他才說為如二萬佛。
 
    十號具足:
    
何謂十號具足呢?回到前面所說初佛後佛皆同一字,修行的根基可分為上根、中根、下根,無論根基是深厚或是初淺,如圓覺經云:「若遇如來無上菩提正修行路,根無大小皆成佛果」,我們都知道修行是要明白自身中的真如實相,而不是在相上作分別,眾生的根器有差別,但是佛性卻是平等,世尊慈悲教導眾弟子,明白初佛後佛所顯差別,智慧和愚痴通稱般若所指的自身中有一個妙明本體,凡眼根所見,皆落在相落在自己的眼根當中,因此自身中日月燈明,本就具足這一個陰陽對待、是非善惡、體與識的對恃,但是要明白十號具足,十號具足乃是尊稱世尊,而自身當中這無上菩提覺性亦具足十號具足。
 
    初中後善:
    
有初中後善代表有初根根基、中根根基、及大根基者,這一些所俱足的都能夠成就真正的如來種。修行的道場就是根對塵的當下,自身真如起用,往外尋道,即是本末倒置,藉於六祖大師所言:「自若無道心,闇行不見道」,因此回歸到自身的心性本源,覺悟到自性本來的面目即是輕安、自在、快樂,也才能與道合而為一,方能讓生命發光發熱。就如同永嘉大師說的一顆圓光非內外。
 
回列表頁
分享這篇文章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