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員心得---曾居士
2020-01-30
  太上老君曰:「吾愛此身,吾患此身」,許許多多的修行人對此色身不知愛惜,而不知色身的重要性,總是認為如何超越五行,不被五行所影響,不明白道就在自身當中,卻訴說一些天馬行空的妙論,造成初學者有如邯鄲走路。圓覺經世尊慈悲:「邪師過謬,非眾生之咎」,三國猛將張飛曾經對軍師諸葛亮說:「英雄在世,最多不過一死,我連死都不怕,我還怕什麼?」孔明一笑,在張飛的手心寫字問說:你什麼都不怕,看看這手上的這個字,你怕不怕?張飛看了立即說:我怕!我怕!原來孔明寫的是「病」字,所謂英雄最怕病來磨,一個再有能力的人,一病就倒,任人擺佈,所以平時就要好好的照顧自己的身心靈,如何照顧好身心靈呢?
  身心靈是一,不是二,不是三,要明白如何在根塵之間了悟順應一切的自然性,因為在能作用這一念心的關鍵就在六根對六塵,但眾修行者大多數都落在修如何達到一念不生,而每當境一來就如如不動,殊不知!能大作用的佛性當下已滅卻了,但又有誰知道,一切的修行人,回歸本來源頭必須要藉由這惱人的根塵相應來啟開這個偉大的如來藏。
  自身心靈就在此合而為一,所以修行人對色身的一切色、受不能明澈的話,一切所衍生出來的想、行、識是輪迴的開端。我們知道此色身是地、水、火、風四大假合與五蘊不空,一切因緣際會合成相的,雖是幻滅不實,但是明澈本來非得藉由這一切根塵境三因來成就,然眾生執相著相、執迷行愚,而如來妙性幻滅於根塵境三因,但覺者一樣在這塵緣中,一樣不離根塵境三因,可是覺者究竟圓滿,由萬相回到萬象而妙行無住,圓通無礙。
  所以此色身對覺者乃是實相中的法身,能動、能跳、能吃、能睡、能哭、能笑,一切的佛性彰顯無遺,在這靈活的法相中,又有誰能悟透呢?所以要當個死了的活人,也不做個活的死人。
回列表頁
分享這篇文章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