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員心得---曾居士
2019-11-30
  今天和各位前賢所探討的方向是,為何學科容易而術科如此的難,讀完這二段法華經之後,不難看出了端倪,有如永嘉大師所談:「一地具足一切地,非色非心非行業,一切數句非數句,與我靈覺何交涉」。
  「識心」不是不好,若能「正用」,乃能「成就菩提覺路」,但是一般修行者則在「相」中尋找解脫之道,以無心、無念,所謂不起心、不動念來明悟本來,而遇一切境,即馬上拿出殺手鐧~如如,不管塵境為何,內在本自具足,不隨外在所染污,卻不明白,如何正用「識心」,「如是」不離一切「因緣果報」,而能在此「妄念的起源地」,明悟如來覺知,當下澄澈如來性德。
  精進的修行若不明真如實性,而一味的為了成就佛道,以明白的佛法,以研究多年來的佛學,想要直登聖域,反而是往六道的常客,只因一心想了脫生老病死,斷滅憂悲苦惱,不知眾生自身等佛,不須要藉法來修佛,所以用盡畢生的誠心、用心、精進力,所行一切的一切,又與靈覺何交涉呢?猶如瞎子提燈籠找太陽,怎麼樣:白忙一場,從前在英國的一個鄉村,有兩兄弟,他們看見玩具店裡的玩具,很想要擁有,但沒錢可買,於是兩兄弟偷了玩具,結果被店主發現,報警處理,警察姑念他們年紀小又是初犯,告誡後就放行,幾年後,兄弟長大為年輕人,有一天他們倆經過牧場,看見一對小小肥羊,哥哥說:把它們抓去賣,晚上就可上酒吧了,於是他們偷了羊,又被農場主人發現,進而報警處理,警察在兄弟的額前烙印ST(Sheep Thief)偷羊賊,留下永久疤痕,哥哥說:每個人會譏笑我們,沒有人會再相信我們,如何找工作生活呢?還搬到一個遙遠的地方重新開始吧!弟弟說:不能怪別人,是我們犯了錯,我們應該留下來,讓大家知道我們不再偷,贏回村人的信任。哥哥不願面對過錯,移居他鄉,每當有人注意他的烙印,他就感到憤怒、悲傷,經常愁容滿面,當然找不到工作,結果無家可歸,活活餓死街頭。
  弟弟留在家鄉,面對鏡裡刻著疤痕的臉,發一個願,從今以後要做一個全村最值得信任的人,於是弟弟無論在對人、對事,總時時注意自己的心念是否誠懇、正直,每晚睡前他一定坐下來檢討這一天是否遵守諾言,當被譏笑的時候,便反問自己:「要違背諾言嗎?」於是平息激動的心,每天依舊到樹林砍柴,心平氣和地送柴火進城去販售,因為物美價廉,童叟無欺,顧客愈來愈多,即使在嚴冬也不計報酬,主動送柴薪老人家中,讓他們溫暖地渡過寒冬。一轉眼數十年過了,有一天一個來自外地的過路人問村裡的小朋友,那位安詳微笑的老人,額前的「ST」代表什麼意思呢?小朋友回答:「ST」代表聖人(SAINT),他是全村中最誠實、人人最信任、心地最好的聖人呀!
  祖師、南海古佛幫我們打開心扉,而我們是否真理入於心在生活上,如故事中的弟弟一樣如是因、如是果、如是報、如是行出來,在那裡跌倒就在那裡站起來,一切的勸告是無濟於事的,一切理念上、文字上的修行是起不了作用的,如何能具足本不滅的大般若力,就在這一念心的覺知,從心出發,從心站起來,真心的去面對一切,平等心、歡喜心的去參與一切事,如此打開心扉,一切正能量進入心扉,不滅的真愛流佈出來,化為行動,如是行即契入道的核心,與道同風,不生不滅。
回列表頁
分享這篇文章至